第62章(1 / 2)

真是可惜......

叶勉一出来,庄珝就将他拉到一边,一面给他披上披风,一面状似不经意问道,我父亲与你说了些什么?

叶勉没理他,既是将你赶了出去,自是不能说与你。

庄珝一顿,倒是有自知之明,哼哼道:定是念我霸道蛮横不讲道理。

叶勉乐了,你怎么知道?

庄珝将他抱坐在回廊的朱漆栏杆上,揽着他的腰闷声道:这些毛病我自都清楚,只慢慢改就是了,我才不会与我母亲一般,与我父亲顶着十来年才知晓收着些,倒白白冤枉受了他那些年的气。

叶勉瞪大眼睛,公主受你爹的气?

怎么?

我以为......叶勉咳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以为是你爹要受公主掣肘多一些。

庄珝摇头,我母亲只在我身上和这几年庄家基业趋走上不肯妥协,余下万事无论大小,只要他们二人意见相佐,最后只会依我父亲,不同只是我母亲要空闹腾多久罢了,庄珝叹了声小声道:何必呢,倒不如省些力气。

叶勉:......

只是,庄珝薄唇紧紧抿着,一丝为难道:我母亲自幼就有意纵我骄横凌傲,父亲却十分不喜我养成的这性子,这两年我也听他的试着改过,却做不大好。

叶勉皱眉,公主与驸马肩负的各自使责不同,对这个嫡长子的要求自然各自相佐,尽不一样,只他们都忘记庄珝也不过刚刚十五岁罢了,哪能处处尽如他们两人的意。

叶勉从披风里伸出双臂揽着他的脖子,仰起头哄他道:能改就改,改不得就算了,反正我自有法子对付你。

庄珝在他眼睛上亲了一下,看着他小声央道:今晚不要回去了,再陪陪我可好?

叶勉摇了摇头,看着他认真道:我与你不同,我背着双亲与你一起,说是大逆不道也不为过了,现在还啃着府里,哪有脸违了宵禁偷偷与你邀会?

庄珝想了想道:你啃我的。

叶勉瞪了他一眼,你把我作什么人?

庄珝不满,咕哝道:怎么与我父亲当年一个样,都要那等面子,当年父亲怎么都不肯进京尚驸马,我母亲后来以死明意长跪殿外,差些闹出性命。

叶勉皱眉,与他辩解道:这也不尽是面子的事......

我知你心里所想,庄珝打断他,只是你在意的这些,我却是不吝的,我们在一起本就不若男女嫁娶,你若介怀这些,以后只与人说我上门你们叶府便是。

叶勉无语,先帝在长公主嫁去金陵后没几年便郁郁而终,怕是被气死的......

叶勉捂了他的嘴,小声些,别让你父亲听了去。

庄珝在他虎口上咬了一口,看着他好半天才道:明日我要与六皇子带着人前去岭南之地。

叶勉愣了半晌,懵懵问道:这怎地突然就要去那么远个地界儿?

庄珝点头,你在我那儿睡着的时候,我们与父亲商议的,也是临时作定。

叶勉不自觉地咬紧了嘴唇,你要去上多久才回来?

这个时候又没有高速交通工具,岭南那地方只来回便要三四个月了,果然庄珝开口道:怕是要四五个月才能归京。

叶勉没有说话,只拽着他用银线绣了蟒纹暗花的袍袖紧了些。

庄珝轻笑问他,你舍不得我?

叶勉回去侍郎府一路上都心不在焉,去书房里读书也不自觉地愣神,几个贴身伺候的大丫鬟面面相觑,宝年将厨上新做的茶点宵食给他布好后,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气,捂着嘴轻叫道,我的祖宗,这嘴上怎么破了一块,可是碰到了哪里?

叶勉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敷衍道:外头吃糕,不小心咬的。

宝年赶紧着去给他找那药脂,只是还没等给他涂唇,就听见外头有杂吵动静。

这大半夜的还有没有规矩?宝荷皱眉打开门去看,过了会儿回头道:不是咱们院儿里,我去使人打听打听。

没过一会儿,宝荷差出去的小丫头就慌慌张张地回来了,咬唇道:是碧华阁,说是大少奶奶动了胎气了,不大好的样子,正院儿已经过去了。

叶勉一惊,书房里的丫鬟们也俱都吓了一跳,赶紧又派了个二等丫鬟去碧华阁那里守着。

叶勉披起挂在一边的披风就要赶过去,被倚浓倚翠两人急急拦住,四少爷只这里读书就好,女人这事,爷们不好参和。

叶勉一急,可我大哥不在京里,哪有那么多规矩!

正是大少爷不在,您才不能去,倚浓把他拉了回来,哄劝道:您大了,听话,夫人已经去了,老爷也在外院儿,出不了错的。

叶勉急得不行,无奈只得嘱咐去碧华阁打探消息的丫鬟频着些回来禀报。

瑶辉轩如侍郎府里其他院子一般,一宿灯火通明,一直到五更天,丫鬟才回来报说那头已经稳了下来,老爷夫人俱已回了正院儿。

叶勉松了口气,这是他大哥的嫡长子,叶府的嫡长孙,二人十分的看重,若是出了差池,叶府今岁也甭过年了。

叶勉第二日上了学,心里也一直记挂着这事,散学一回瑶辉轩便问身边的丫鬟们。

宝年宝荷她们俱都脸上一丝古怪,倚浓上前笑着与他道:已经无碍了,大少奶奶娘家侯府从宫里请了御医来,已在碧华阁已守了一日,说是没再发作过。

叶勉微微放下心里,只还没等让人伺候他换衣裳,邱氏身边的刘嬷嬷就亲来请他过去正院儿,宝年赶紧上前拦着,我们少爷还没用完膳呢。

刘嬷嬷嗔了她一眼,口上轻斥道:不许胡闹了,夫人这回是发了火气的,你们只都小心着。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