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1 / 2)

庄珝奇怪地看着他,打我做甚,我母亲又不姓庄。

叶勉不解其意。

庄珝看着他解释道:庄瑜和庄珩都可以有后,给庄家传宗接代延续香火,我却不可以。

叶勉反应了好半晌,才渐渐明白其中道理,长公主从庄珝幼时就教他凌驾在庄家族人之上,甚至是他的父亲,就是想让他在某一天取代她的位置,可若他以后有了后人,哪还会尽心尽力只为皇家,就算他肯,京城不会尽信罢了......

叶勉想通后,一脸羡慕地看着他。

庄珝看着他的模样叹道:这有什么,就算我母亲不答应,我是她儿子,只强去做了,她也不会将我如何,倒是你哥......庄珝难得的一脸愁容道:怕是要将我碎尸万段都不解他恨。</p>

第91章威逼

叶勉这晚出宫将庄珩也带了出来。

马车上,叶勉与庄珩说道,一会儿我随你回公主府。

庄珩点头,口里问道,可是我大哥吩咐了什么?

叶勉摇头,是我自己的主意,与他无关。

庄珩面上一愣。

叶勉轻笑,揽过他的脖子逗他道,怎么,你不是叫我三哥?那我回我自己府上看看都不行?

自己府上?

自然,都是一家人了,还分什么你我,你说是不是啊?

叶勉本以为庄珩这包子一般的性格会看着他无奈点头,哪想这小孩儿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音调都拔高了,口上道:自然不是!

叶勉挑眉,怎么,来时还换我三哥叫的那么亲香,吃个了晚膳就不认我了?

庄珩看着他郑重道,认的!您是我三哥,我是您弟弟。

叶勉与他对视了半晌,终于明白了这人的意思。

我认你当哥,我是你的,但我的东西不是你的。

叶勉放下搭在庄珩颈子上的手臂,心里颇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孩儿再木讷也是长公主的孩子,倒与他娘是同一个霸道的路子。

我是驸马的,但我的权势不是驸马的,驸马是我的,可驸马的银钱必须是我儿子的。怪不得驸马这两年开始跳脚,换谁谁不扎心。

庄珩看了看叶勉垂下去的手臂,以为他不高兴了,连忙找补道:三哥想要什么尽与我说便是,我都买与你!

叶勉翻了他一眼,心里对驸马的同情又多上了一分。

下了马车,庄珩带他进了公主府,一路上转着眼睛偷偷觑了叶勉好几回,面上一副不安的模样,叶勉心里有事没再逗他,只肃了脸与他道,带我去见你二哥。

庄珩想了想,没敢逆着他,带着他拐去庄瑜的院子,路上想了好半晌,终于十分艰难地出口讨好道,三哥,我见你今儿晚上吃了几颗青橘,可是爱那酸甜的味道?正好别处送来几筐新鲜的,我让人挑好的给你挤出汁儿来喝可好?

叶勉轻笑了一下与他点了点头,庄珩咧开嘴,转头与身边跟着的人去吩咐。

俩人到了庄瑜的院子,庄瑜因腿上不便在床上养着,却不肯让他们进去内室看他狼狈的模样。

叶勉随着庄珩在厅堂里侯了一阵儿,庄瑜穿戴妥当在侍人的搀扶下从里面走了出来,见到叶勉还是笑得那副十分讨打的模样,嘴上问道:怎么想起来来看我,可是知晓我这两日想你想的厉害了?

叶勉面上无波,只站起身与他淡淡道:让下人们都退下吧,有几句话要与你说。

庄瑜笑了笑,不在意地与身后一奴仆挥了挥手,那人与他们躬了躬身子,就带着一众下人出了屋子。

叶勉看了庄珩一眼,庄珩很是想了一会儿才叫自己的人都出去,却也没走远,只在门外守着。

庄珩将刚刚下人送来的橘子汁端给叶勉,三哥,你尝尝这味道,比咱们方才在宫里的甜嘴儿。

庄瑜一愣,随即皱着眉问庄珩,你叫他什么?

三哥,庄珩认真答道,大哥认了三哥做义弟。

庄瑜无语地看了庄珩半晌,骂道,你是傻子吗?

庄珩呐呐不敢言语,低了低头。

叶勉将庄珩拉到自己身边,看向庄瑜哼道:只怕如今整个公主府只有你是傻子。

哦?庄珩挑眉。

叶勉冷笑了一声,又道:今儿晚上我与长公主还有你两个兄弟一道儿用的饭,倒是十分愉快,你母亲既有意认我做义子,那我何乐而不为?如此珩哥儿唤我三哥倒也没什么不对。

庄珩看着叶勉眯起双眼,没有说话。

叶勉弯起一边嘴角,我们一家四口倒是和乐,只我想起这府里还有一个你......叶勉说到这里嫌恶地打量了他一眼,倒是多余的很。

庄珩在一旁瞪大了眼睛,拽了拽叶勉的袖子,口里小声唤道:三哥......

叶勉转过身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又背对着庄瑜给庄珩使了个眼色,口里却温声嘱咐道:你先出去一会儿,我与他说上几句,他如今伤了腿脚,我也与你保证不会与他动手,放心便是。

庄珩虽木讷,却也看得懂叶勉的眼色,只顿了一下便乖乖和叶勉点头,躲了出去。

庄瑜见了,面上霎时冷了下来,看向叶勉的眼神终于凌厉了起来。

叶勉眼见庄珩掩门出去了,转头哼笑道:这便受不住了?巧了,我这人眼里也揉不得沙子,叶勉抬眸看向他,我们俩之间怕是只能留一个了!

庄瑜看了他半晌,面有讥色不屑道:你与我大哥是什么胡乱关系,只当哪个都不知晓不成,倒肖想进我们公主府做起那正经的少爷,也不怕世人笑话,一人一口唾沫将你们侍郎府淹死。

这有什么,叶勉满不在意道,谁人不知长公主府富埒陶白,资巨程罗,如此代了你做这公主府上的公子,也只是得世人闲语几句而已,不痛不痒,只不去理会便罢了,又有什么了不得的。

叶勉说到这里喝了喝了一口庄珩递给他的橘子汁,脸上不耐烦道:我与你说这些做什么,今晚我来寻你只为一事,我想你独自回去金陵,别在京城碍我的眼,坏我的事,我便饶你一命,你可应?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