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1 / 2)

离我远些!叶勉推了他一把,早瞅够了。

叶勉偷瞧美人,被人掀底儿,老脸也有些抹不开,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

庄珝被人推开也不甚在意,又往叶勉身边蹭了蹭,怎地又不敢看了?

叶勉睁开眼睛怒瞪着他,你这人怎地突然涎皮涎脸起来了?远着我些!

那让我瞧瞧你。

庄珝说完果真支着头,一寸一寸地打量着叶勉在薄被里的身形,目光清亮没有丝毫亵渎,却犹如实质,灼得叶勉本就因醉酒而燥热的身子隐隐发烫起来。

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好看。庄珝认真道。

那你怎地不去照镜子?叶勉嘟囔道:我若是你,日后连媳妇儿都不娶了,有了兴致直接对着镜子撸。

庄珝一愣,随即轻笑,竟真的是醉了,伸手去探了探他的额头,眉毛一挑,这么烫,你这身子也太不经酒了些。

叶勉燥热地掀了掀被角。

身子难受吗,可要我去拿醒酒汤给你?庄珝问他。

叶勉摇了摇脑袋,哼唧道:别给我喝那玩意儿,比药还难喝。

良药才会苦口,喝了身子舒坦些,庄珝试探着劝哄道。

我现在就挺舒坦的,躺在云上一般,叶勉嘿嘿笑道,你那个酒可真不错,我们还没喝完呢,你可让人封好了,回去我们还能再吃上一回。

庄珝转过头去轻笑。

你笑什么?叶勉皱眉不满道,又伸手去打庄珝执壶的手,你少喝些,多给我留两口,不许这般小气。

庄珝手上躲了躲,也不在意他醉了胡缠,认真答道:这不是刚刚我们喝的酒,别急。

啊,那是什么?

叶勉嗅了嗅鼻子,果然不是,怪好闻的。

是寒潭香,宫里御酒房自己的方子。

哦!叶勉恍然道,我听过,说是取自高山寒潭水酿成。

庄珝仰头又喝了一口,轻轻嗯了一声。

好喝吗?叶勉迷蒙着眼睛看着庄珝舔了舔嘴唇,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味道闻着倒是挺好。

嗯。

要么你给我喝一口?

人都醉了,还喝什么?

叶勉突然生气起来,蹙着精致的眉间儿,伸手去夺庄珝手里的玉白壶,庄珝笑着伸长手臂躲开。

叶勉瞪着他的眼睛晶亮无比,凶道:给我!

想要?

要!

叫哥哥。

叶勉想了好一会儿才道:我不叫,再不叫的。

庄珝挑了挑眉,竟没醉透。

你给不给我?

给,庄珝软道,我喂你。

说完微微托起叶勉的头,将壶嘴喂到叶勉唇边,叶勉得偿所愿,高兴地舒展着眉宇,就着庄珝的手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口。

随即懒洋洋地疏散着身子仰躺在那里,眼角和两颊遍布红晕,满意地看着庄珝傻笑,好喝。

庄珝摇了摇手里的玉白酒壶,不高兴道:你将我的酒都吃光了。

啊!叶勉面上一丝愧疚,紧张道:一滴都没有了吗?

还有一滴。

叶勉听了,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搪塞道:那你便喝了吧。

庄珝侧过头,定定地看着叶勉刚被寒潭香润泽过的水红色薄唇,上面还有一滴酒汁,犹如清晨的桃花瓣打着露水。

好。

轻轻应了一声后,便低头满足地吮了上去。</p>

第71章回府

翌日清晨,几只雀儿在院子里的紫槐上叽叽喳喳地叫个不休,淡淡曦光也从未掩好的碧色纱帐中透了进来,叶勉悠悠转醒,眼皮睁睁合合了几次才懒懒地坐起身来,耷拉着微微水肿的眼皮缓了好一会儿,突然拽起手边的迎枕往床上砸了一下,又恨恨地一脚将它蹬向床尾。

早早守在屏风外的下人们听到帐子里头有了动静,赶紧上来伺候。

丰今喂了他一口蜜水给他润口,叶勉轻咳了两声,抬手揉了揉依旧有些昏沉的脑袋,丰今赶紧把杯子递给站在一边的小厮,伸手帮他按揉起来。

揉了好一会儿,叶勉抬了抬手,丰今扶着他下床,拿过早上刚熏了合兰香的衣裳为他更衣。

半跪在地上给他整理袍角,丰今向上翻着眼皮偷偷觑了他一眼,见他主子绷着小脸儿,面色十分不虞,张了张嘴终是没敢问出口。

倒是叶勉将其他人都赶了出去,问他:昨儿夜里是哪个在守夜?

丰今赶紧答道:四少爷放心,只有奴才一人。

叶勉松了口气,嘱咐道:不许与人乱说。

丰今点头如捣蒜,表忠心道:就是大少爷将奴才提到大理寺去审,奴才都不漏一个字。

嗯。

丰今见小主子面色稍霁,小心地问道:主子,昨儿晚上您是因着什么与郡王打起来的?

叶勉瞪了他一眼,骂道:我还没问你,你倒问起我来了,见你主子与人打起来了,也不上来帮一把,只顾着看热闹了不成?

丰今一愣,委屈地辩解道:可是......是您在打人,郡王在挨揍。

这奴才还怎么上手帮着......丰今瘪着嘴小声嘟囔道。

叶勉一噎,昨儿晚上他喝的有点多,大体上发生了什么他心里有数,这些细枝末节的,他还真不记得。

那见我打人你就不拦着啦?你主子醉着酒呢,万一手上没轻没重地将人打坏了,那还了得!叶勉不依不饶道。

您们在里头闹的那般厉害,奴才怎么没去劝着?丰今急急道,可是,被您骑在身下打的郡王使眼色不叫奴才拦着,后来还将奴才轰了出来,他个挨打的都纵着,我去好心惹人厌作甚?

叶勉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