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1 / 2)

庄珝又在纸上将同一个字写出好几种字体,让他分别临上一遍,叶勉看着纸上对他来说十分复杂的几种字咽了咽口水,庄珝见他迟迟不下笔,便看了他一眼,鼓励道,无碍,只是想看看你以后适合哪一个,不管好坏,自有我来分辨,你写便是。

叶勉听了,便一一临了下来,庄珝将这张澄心纸拿起来端详了好一会儿,才轻哼道:还真是兄弟俩,怕是以后也是写这瘦金体好上些,不过端华公子的一手瘦金天骨鹤体已是登峰造极,你若想追上他,可不是那等凡的苦功夫了。

我追上我哥的书法?叶勉听了差点没咬了舌头,哼哼道:您也太瞧得起我了些......

庄珝看着那张纸眼都没抬,只淡淡道:我想做的事,就没有什么做不成的。

叶勉直起身伸了个懒腰,你这么说我还挺害怕,万一我成了你无瑕人生的唯一污点,你不会直接杀我了灭口吧。

这么信不过我?庄珝抬眼道。

不是信不过你,我是......叶勉想了一会儿才说,有自知之明。

不必自轻。庄珝道。

自什么轻?叶勉一甩手乐呵呵道,我这么些年在我哥手底下活着全靠自信。

庄珝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垂眸喝茶,没有讲话。

两人歇了一会儿,喝了一盏茶,叶勉又提笔在纸上认真地写了起来,庄珝看了看绕过书案到他身后,从后面握住了他攥笔的手。

没提防的叶勉被吓地一抖。

别动!庄珝绷着脸道,你放松,跟着我的手来走,自行感受承转之处的力度。

庄珝十指凉润,身上那股清冽的冷香盖过一旁博山炉里的熏香香气萦绕鼻间,叶勉吸了吸鼻子,集中精神,按他说得放松了身体,手上随他在纸上动着,仔细地感受着他手上的力量。

两人如此写了一会儿,直至窗外鸣钟,叶勉才跑回启瑞院去上课。

立在一旁的庄然递过茶盏,庄珝接过抿了一口,问夏内监:太子又怎么了?

夏内监回禀道:京城公主府前些日子修葺好了,太子这两日紧着打发人送那些物件儿进去,什么锦帐绫衾,屏风香炉,连糊窗子的细纱都给抬了两箱子来。

庄珝听到这里冷笑,这是逼我明儿个就住进去呢。

夏内监赶紧打扇给庄珝扇了两下,叹道:看来咱在这国子学是躲不了几日喽。

庄珝沉默半晌,却道:不管他,事事都如他的意,那还了得。

哎!夏内监赶紧应道:那我就和外头说公主府尚有细处未布置妥帖,怕委屈了您,便还是暂住国子学。

庄珝淡淡点头,再放出话去,就说我如今正奉皇舅舅之命,每日教习端华公子胞弟书法,可忙得很,让他们有麻烦事不必来找公主府,都侍郎府找叶璟去。

叶勉这边散学回了府,便被等在二门上邱氏身边的一个老嬷嬷急急领去寿云斋。

叶勉一边疾步一边问她:不是说明日才到?

老嬷嬷喘着粗气,回道:信上可是这么说,老太太刚也在问呢,倒说是这两日顺风顺水,船就行得急了些,好在老爷派了几个小子这些时日都在那渡口上等着,就怕如此接不到人。

叶勉听了点了点头,加快脚步往寿云斋赶去。

叶勉的大伯就任婺州府台,如今任期已满回京述职,早早地就来了信,叶勉的祖母打头两个月就开始掰着指头算日子,如今可算是把这一房给盼回来了。

叶勉快走到寿云斋门口时,看见正打碧华阁赶过来的叶璟,见他一身明显刚换的衫袍,头发上还有一丝未干的水汽,不免诧异。

叶璟淡淡解释道:刚打重狱邢审过来,衣裳脏污,不便见客。

叶勉缩了缩脖子。

寿云斋的丫鬟们见这兄弟俩一齐进了院儿,赶紧争着去打帘子,一叠声地往里报着。

大少爷和四少爷来啦!

叶璟和叶勉进了屋子,屋子里静了一瞬复又热闹起来,坐在老夫人身边的一个满头珠翠的华服妇人竟站起身来,满脸欢喜地往前迎了两步,叶璟和一边的姜南初赶紧上前将人扶了回去。

大伯母快坐着。

老夫人坐在正中的雕花平榻上笑得开怀,道:快过来,他们两个小辈儿还值当你去迎,赶紧坐好让这两个给你见礼。

何氏满脸喜爱之色不似作假,道:这兄弟俩一进来,我是忍不住了,说完转头看着邱氏笑道:也不知弟妹怎么就这么会生养,连着两个竟都打画儿里出来的一般。

满屋子人连带着地上伺候的丫鬟婆子都笑了起来,邱氏在一旁拿帕子捂着嘴乐着,脸上的得意之色却是掩不住。

叶璟带着叶勉上前一步,兄弟二人同穿着锦衣华袍,玉簪束发,朝着一侧太师椅上坐着的中年男子,齐齐躬身一揖,举止优雅从容,那人笑呵呵伸手虚扶,口里连道:快起来。兄弟二人起身后,又朝坐在老夫人身边的何氏深深地揖了一礼。

何氏看着这兄弟二人双璧一般,喜欢地什么似的,赶紧伸手去扶,又将叶勉拽到自己身边,握着他的手打量着,笑着问他:勉哥儿竟出落得这么好了,可还记得大伯母?

叶勉看着他点了点头,记得大伯母。

何氏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些,一边的老夫人笑道:你上回跟回来是六年前,那时候他七岁,已是记事了。

何氏转身看了一旁站的嬷嬷一眼,嬷嬷笑着递过来一方木雕锦盒,何氏将锦盒交到叶勉手里,拍了拍他的手,满脸慈爱道:好孩子,给你们带的东西都已抬到你们院子去了,这是大伯母单给你的,你收好了。

长者赐不敢辞,叶勉赶紧躬身道谢。

家宴时,何氏依旧把叶勉带在身边,看着倒是真的喜欢,一直在给他布膳,哄着他说话。

人真心与否是能感觉的出来的,如此叶勉倒也很是喜欢这个一身富态,慈爱可亲的大伯母,两个人在一边小声地说笑着,一顿饭倒是十分愉快。

一般有他哥在,叶勉往往会被家人无意识地忽略掉,因而他今晚也是十分受用,待与长者请辞回宝丰院时,对着大伯母竟有一丝依依不舍。

老夫人看着两人话别,哈哈大笑,道:没想你们娘俩竟投了缘。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