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1 / 2)

叶府的下人们当着她们的面不敢怎样,可哪个私下里没有指指点点嚼过舌头,还有那更腌臜的往府外去传她们四少爷如何顽劣不堪,名声都毁了去,这也就是个哥儿,若是个待嫁的小姐,指不定就抹了脖子一了百了了。

只是被迁怒撞了枪口的捧露也着实冤枉,大少奶奶和大少爷感情是好,但是大少爷头回发了这么大的脾气,她们奶奶半分也不敢逆,别说求情了,就连商量着把宝丰院的人送进去伺候被大少爷驳了,大少奶奶也没敢说个不字,后来愣是吓得躲去了内室,派了个姬妾过去服侍。

这碧华阁给守的铁桶一般,宝雪几个和月亮门守着的婆子们求了半天,连块茶点都没送进去,气得宝年回屋就抹了泪,恨道以后再不去碧华阁了,犯人做牢还能探上一探呢,这大少爷是把四少爷给拘起来上了大理寺的狱刑了吗,竟不敢让她们看上一眼。

其实叶勉这回倒没受什么皮肉之苦,叶璟对着他下不去手,气得一甩袖子走了,独留他在书房反省,不一会儿他二哥叶远却进来了。

叶远是他庶出的兄弟,平日里并没有多亲厚,只不过他的姨娘曾是邱氏的旧婢,叶远又打小就跟着他大哥,叶勉在邱氏那里见到他的次数倒比其他庶兄多一些。

叶远把他扶了起来,又亲自打了水给他擦脸擦手,叶勉和他到底不熟,坐在里间儿的榻上,有些不自然的闪躲。

叶远倒也不在意,只笑了笑便从怀里取出个油纸包递到他眼前。

吃吧,我院儿里小灶做的,还温着。

叶勉鼻翼翕动,不自觉的嗅了嗅,一股奶香味透着油纸散发开来钻进鼻腔,腹内适时地轰鸣了一声。

叶远轻笑了下,帮他把油纸剥开,喂他吃了一块儿。

羊奶八珍糕,暖胃又管饱。

谢谢二哥。

就着叶远的手吃了一半奶糕,大哥呢?叶勉想了想终是抬眼问道。

叶远拍了拍手上的糕点碎屑,小声道:气大了,脸上能刮下二两霜来,在妾氏那里摔了套杯子,那姬妾还悄悄叫了大夫从碧华阁侧门进来,据说是头风病犯了。

叶勉心下一凛,这么严重?

他只气你不惜命。

叶勉低下头,嘴里的奶糕都咽不下去。

叶远笑着抚了抚他的脑袋,道:倒不用自责,认真领了罚就是。

叶勉抬头,大哥要罚我什么?

刚刚他问你的《孟子.尽心》上篇,要你抄上一千遍给他。

叶勉抬起爪子扑棱扑棱耳朵,怕是听错了问他:他说多少遍????

一千遍。

叶勉深吸了一口气,呐呐道:这我得抄上多少日子啊?

抄多少时日交与你自己定夺,大哥他停了你的月钱,账房那头也打过招呼了,没大哥的牌子不准支钱与你,他什么时候收到你的千篇抄文,什么时候恢复你的月钱。

啊????叶勉睁大了的杏眼里毫无灵魂。

叶远又继续道:还派人去了你的宝丰院,把你的钱箱子收了,过会儿你让院里管账的大丫鬟跟我过去核对下账目。

最后一条路都给堵了,叶勉回过头半边身子趴卧在榻上,虚攥起拳头咣咣砸床。

我死了,死人抄不了文章!让娘再去给他生个弟弟去抄吧!

叶远顿了顿似不落忍,又说:大哥还说,那一千篇要前后书法渐渐有进益才算合格,否则要罚你重抄。

!!!!!!

端华公子,真是好狠一男的。

叶勉撅在那里一动不动,心里却暗暗下了决心,往后闯了祸他定跑去他爹那里自首,便宜爹顶多对他进行物理攻击,他哥居然对他实施心理摧残和经济封锁,这谁顶得住啊!

第二日一大早,叶勉也没用人叫起儿,卯时自己睁眼,一骨碌爬下床,乖乖地用了大嫂让人送来的早膳就匆匆赶去了国子学。

国子学里,魏昂渊几人见到叶勉囫囵个的来上学,还挺诧异。

前儿你不是东窗事发了吗?

怎么啦?叶勉气道:偏得被打到卧床不起吗?

几人大乐,说:我们都备了金疮药了,本打算今儿一散学就去侍郎府看看你。

叶勉撇了撇嘴:我大哥根本没让我着我爹的面儿。

李兆张着嘴唏嘘道:璟哥哥也太护着你了,这要是我三哥,他能把我捆了一脚踹马棚里,再用他腰后那把鞭子抽死我。

叶勉下巴搁在桌案上呐呐道:他还不如抽我一顿呢,霹雳啦啦疼一顿就完事了,我还能告上几天病假床上躺着。

阮云笙想了想笑着问:璟哥哥罚你别的了?

叶勉扁着嘴点了点头:他让我把《孟子.尽心》上篇抄上一千遍给他,还要求我书法前后有进益,不然就得重抄。

几人愣了一下之后大笑出声,幸灾乐祸得直拍巴掌。

得,还要检查书法,那我们是帮不了你了,叶四你自己慢慢抄。李兆哈哈大笑道。

叶勉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想想又恨道:都怪那个庄珝!偏把我弄到他院子里去宿了一夜,闹出这么大动静,不然我们叶府哪里就会知道了。

阮云笙皱眉,说到这个,我倒是想问你,你们两个斗得乌眼鸡一样,怎么前儿个你就睡去他那里了?

李兆点头:昂渊去要人还被拦在外头,倒险些打了起来。

温寻恨恨道:我们连个府里的书童都带不进来,偏他侍卫站了满院子!

叶勉捏了捏魏昂渊搭在书案上的手,看着阮云笙皱眉道:那家伙讨厌的很,把我带过去,就为了整蛊我取乐。

整蛊你?阮云笙怀疑地看着叶勉,十分不解的样子。

上回在桃溪山庄不也如此?他让人把我前前后后,各种喜好弱点都打探了个清楚,整我倒方便的很!叶勉咬牙道。

阮云笙看着叶勉没有讲话,叶勉想了想又嗤道,只当谁不行呢,过些日子我交了我哥的罚文,也央他帮我查一查那孙子,谁还没个短处!

可别!李兆赶紧摆手拦道:你可别这当间儿去触他逆鳞,他若真的只是整蛊你一番,你忍不了直接杠回去就是了,倒不能让探子去探他。

怎么?叶勉看李兆一脸认真的样子,奇怪问道。

李兆看了看四周,小声道:前些日子,五皇子不是一直在和他闹腾吗,想是吃了些亏,便让暗卫去查他,哪想还真探出些秘辛,结果......

结果不重要,叶勉杏眼里的瞳仁都放大了些,打断李兆悄声问道,秘辛是什么?

李兆:......

在一边一直没出声的魏昂渊无奈道:只是知道了他为何急急赶来京城。

叶勉:为何?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