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1 / 2)

先生冷冷一笑:惯用伎俩,既不喜听我讲学,便出去吧!

人倒霉真的是喝凉水都是塞牙的,叶勉认命地叹了口气滚出了学屋,奈何腿上酸痛,胃也绞着劲儿的疼,根本站不住,便找了个逆风的地方,抱着肚子苦逼兮兮地蹲靠在廊下休息。

不一会儿,侍童墨拾从学屋里出来,偷偷塞给他两块而用干净帕子包着的糖酥饼。

叶少爷别嫌弃,这是我的,虽不好,却是膳房早上新鲜做的。

叶勉一块饼子下肚,才想起来问他:你怎知我饿了?

墨拾抿嘴笑:早上给您倒茶时就听到您腹鸣了,后来看您脸色也不好,我之前在膳房当差时也惯会饿着肚子做活,怎会不知?您以后您要多吃些才行。

叶勉有些许感动,抬手拍了拍墨拾的脸:成,没白疼你。

可算熬到了午时散课,叶勉埋头扒饭谁也不理,启瑞院几个看着他想笑又不太敢,今儿个叶四心绪不佳,从早上来就崩着脸,平日里惯见他嬉皮笑脸插科打诨,鲜少见他如此,连魏昂渊都被唬住了,不敢招他。

几人正互相打眼色的时候,就听阮云笙啊地一声惨叫。

周围的人都被吓了一跳,叶勉也猛地抬起头来,就看阮云笙手捂着脖颈,肩膀处的衣裳上明显一片水渍,大家赶紧起身,这时阮云笙后面的一个学子怪声怪气道:失了手了,阮公子莫怪。

阮云笙指着那人:薛平远!你可真够下作的!

他们在膳堂也是有侍童服侍的,哪个用自己端茶?

那人冷笑:不过就是失手洒了杯茶,阮大公子何至于出口伤人?这里可是国子学。

你也知道这里是国子学?阮云笙反问:前些日子,你在我上学路上做手脚,我已经忍你,没想到你居然得寸进尺,在学里用如此下流小人手段,薛家果然会教子!

阮云笙这么一说,叶勉几个就明白了,这个薛平远就是前些日子让下人在阮云笙上学路上找麻烦的那个主,害他连着迟到好几天而被行思阁责罚,叶勉几个问他是哪人在找死,要帮他出头,阮云笙却因为不想在他爹的案子关键时刻节外生枝,不肯讲,这也是为什么这段时间叶勉一直会顺路接上阮云笙一起去上学的原因。

这个薛平远,叶勉也是知道的,鸿胪寺卿之子,薛家和阮家是死对头,去年这个薛平远的姐夫还因为在做河道修缮差使时懒政坏绩,导致好几个村庄遭毁,被阮御史弹劾革了官职,他姐姐也因此受了刺激丢了腹中子。

那个薛平远听他这么说,也咬牙道:我们薛家再怎么会教也比不上你们阮府,只是不会教人贪赃枉法罢了。

如此影射,阮云笙哪还忍得了,指节捏的发白刚想发作,就被叶勉给拦下了,拉到一边先检查了一下他脖颈处,又拽开他衣领往里面看了看,随后面如冷霜,道:茶是烫的,你们快带云笙去医苑擦药。

魏昂渊、李兆和温寻俱都脸色一变。

魏昂渊胸口起伏了几下,恶狠狠地瞪了薛平远一眼,便和温寻两人强拽了阮云笙出去。

叶勉看他们三人出了聚贤楼,便整了整衣袖,面无表情朝那个薛平远走了过去,薛平远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刚想问他要做什么,只是话还没出口就被叶勉一拳砸在脸上。

薛平远被打了个踉跄,腰卡在后面的膳桌上,那桌上的学子赶紧散开躲到了一边去,叶勉几步走过去又一脚踹了过去,这一脚他发了狠,力气使了十成九,薛平远直接捂着肚子翻倒在了地上。

本来都在围着看热闹的学子们都吓坏了,他们当中确实有许多跋扈的,但是打架亲自下场的却十分少见,在学里也没有个小厮,吵个架就差不多了,再不济出了国子学,让下人小厮约个架打一场也是有的。

叶勉甩开过来拦他的李兆,又往那个薛平远胸口上狠踹了几脚,薛平远弓着身子抱着头和肩膀嗷嗷叫唤,叶勉满眼狠厉,一脚踢在他腰眼上,薛平远哇地一声哭出声来。

李兆赶紧使蛮力拦腰抱住发了狠的叶勉,喊道:别打了,训导司正就要来了!

你放开我!叶勉挣了几下没有挣开,十分不耐。

别打了,你听话!李兆苦口婆心劝道:这里是国子学,你不能把人打坏了,这杂碎我们日后多的是办法收拾。

俩人正挣巴纠缠的时候,一伙人从围着的人群外面扒了进来,其中几个叫着薛平远的名字朝他围了过去,扶他坐了起来。

看手镯,和薛平远一样,都是修思院的。

其中两个修思院的学生朝叶勉走了过来,其中一人怒气冲冲喊道:叶勉,你干什么呢?

启瑞院一众少年们立时挡在了叶勉前面,反问道:你又要干什么?你谁啊你?

启瑞院平日里是嚣张横行惯了的,鲜少有人敢惹,今儿居然被人欺负到头顶上来了,气得头顶都要冒烟了,因而见了修字师兄也没相让,两拨人马剑拔弩张,围在一边看热闹的都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姜北勤气死了,不耐烦地推开挡在叶勉前面的人,启瑞院众少年以为这是要动手了,刚想一哄而上,就听叶勉在后面说:别动手,这是我亲戚。

谁是你亲戚?我是你哥!姜北勤喊完又后悔,反口道:我没你这个蠢弟弟!

叶勉刚干完架,胃不疼了,腿不酸了,心里郁气也散了不少,看姜北勤前言不搭后语地跳脚,倒也觉得有些好笑。

只是笑的不够久。

庸光门前面,季大司正的咆哮响彻整个小广场,围着看热闹的都缩了缩脖子。

把手拿出来!

叶勉倔强地把手背在身后。

叶勉!你别让老夫再说第二遍!季大司正气得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叶勉咬了咬嘴唇,看了看前面拿着黄铜戒尺的训导司正和远处围着的吃瓜群众,把手在后面攥的更紧了。

拿出来!季大司正大声喝道。

叶勉抖了抖,随后脸上勉强挤出笑,讨好道:要么您还是打我屁股板子吧?

由不得你选!你不是觉得自己很英武吗?我今儿就是要臊死你!

季大司正说着说着好像就气急了,亲自去捉叶勉背后握紧的手。

叶勉急道:我脱了裤子给您打板子还不成吗?您别打我手心!

季大司正把叶勉右手掏了出来,想了想又给换成了左手,一甩袖子下令:打!给我狠狠地打!

执刑的训导司正今儿也被叶勉气的不行,下手一点没留情面,一戒尺下去,叶勉就想死了重新投胎。

黄铜戒尺打手是钻心的疼法,但对叶勉来说,疼是其次,最主要是丢面儿,当着国子学这么多人,像个一年级小学生没算对算术题一样被老师打手心。

真的很耻!

叶勉守着最后的倔强和底线,没有叫,生理眼泪窝在眼圈儿里转了几转,也不敢眨眼怕它掉出来。

要是今天被打手心打哭了,他以后也不用做人了。

叶勉正疼到想跳脚的时候,就见一人跑了过来,季大司正喊了声停。

魂魄归位的叶勉气喘吁吁,满脸是汗地看着这个小天使,待看清时不仅一愣,是个穿着宫衣的内侍太监。

小太监恭恭敬敬地朝季大司正施了一礼,轻声道:荣南郡王责奴才来问问这里是在做什么?

季大司正:学生顽劣,行思阁正在处罚。

小太监得到答复后便躬身行礼,小跑回不远处站着的荣南郡王身边禀报。

荣南郡王听那内侍说完,便朝他们走了过来,叶勉心里一动,想着这庄珝倒不是个小气之人,日后定还他此情。

庄珝走过来盯着叶勉看了好几眼,却不说话,叶勉不明所以,倒有些尴尬,就吸了吸鼻子,抬手用袖口抹了把眼睛。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